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李稻葵:中国经济的问题是杠杆结构 而不是总杠杆率

中国宏观经济论坛(2020-2021)于2020 年11月28日在北京举行。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出席并演讲。

中国宏观经济论坛(2020-2021)于2020 年11月28日在北京举行。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出席并演讲。

李稻葵表示,中国经济的问题是杠杆结构而不是总杠杆率。“国民储蓄率如此之高,投资的空间如此之大,包括城镇化,在这种情况下,你的杠杆率比日本还低,比美国高一点,很正常”。

以下为演讲实录:

李稻葵:我担心具体三件事情,我希望不发生,作为学者是给决策者提醒,从大到小。

第一件事儿是现在我们经济运行的长期问题——怎么能够保证收入不断提高,收入不提高,零售恢复比投资慢。收入增长是我们消费增长的基础,最终消费是双循环的基础,怎么收入增长呢?实际上是10+4的问题,有14亿人口,10亿人口没有进入到中等发展水平,这10亿人口大部分还在农村或者还没有户籍,所以,城镇化必须牢牢抓住。刚才远征说以城镇化为核心谋划我们的宏观经济政策,我非常赞同。现在城镇化问题上坦率地讲,我们有认识上的误区。我们往往认为中国的大城市太多了,有大城市病。所以,特别希望发展一些中小城市。

还有一种说法,在内部讲的不太多,在很多经济落后地区或不发达地区只有一个中心,经济发达地区有两个中心,比如广东的深圳、广州;江苏的南京和苏州;山东的济南和青岛;福建的厦门和福州,到了陕西就一个西安,甘肃只有兰州。因此,拼命地搞第二中心。

我认为这不一定符合城镇化的基本规律。城镇化的基本规律本质上讲还是人往哪里走,人跟着需求走,人是跟着气候、产业走的。所以,这个问题上,我们还要呼吁,一定要按照客观规律办事,有的地方就是一个中心,这一个地城市做好了,那以它为中心,带动周边的发展,像合肥、西安这些地方,也许安徽可以把芜湖作为第二个中心。可以适当地集中,而不是人为地搞第二个中心。

第二件事是杠杆率,报告里说了我们的杠杆率回升的,报告里用了一个数字非常好。我担心一说到明年的数据好,就又要控制杠杆率。我的观点是,中国经济的问题是杠杆的结构而不是总的杠杆率,国民储蓄率如此之高,投资的空间如此之大,包括城镇化,在这种情况下,你的杠杆率比日本还低,比美国高一点,很正常。

关键是你杠杆的结构要搞对,要形成一个“排毒”的机制。最近出现一些违约事件,我认为本质上是好事。中诚信在这方面是专家,我认为是好事,关键不能乱来,一窝蜂,很多出现道德风险,本来该还的债我也不还了,但让它违约一部分债,重组一部分债是好事情啊。

现在杠杆的主要问题可能还不是企业债,主要问题是地方政府的债,太短期,利率太高,怎么能够逐步逐步把它变成国债,我认为,财政这个思想也要转变,财政部的国债是很低的,GDP15%,国开行的稍微多一点,加起来不超过30%,全球范围内都是很低很低的,但地方政府一屁股烂账。

我们是单一政治体制国家,地方政府是中央政府的儿子和孙子,儿子和孙子还不清账,干脆一股脑变成老子的债,干干净净、清清楚楚,然后再约束地方政府什么债可以发什么债不可以发,而不是又搞一轮去杠杆。这是我担心的第二轮误区,千万这个错不能再犯了,不能以宏观经济杠杆率这个陈旧的指标来约束我们自己正常的经济发展,要强调杠杆的健康性,你的债务健康性,杠杆的结构。

第三件事儿我担心的是房地产调控,这和城镇化相关的,秦虹是我们的专家,以前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现在来我们人民大学了,他写了一段,非常好。我呼吁房地产的调控还是不到位,还是要调整,甚至劲使反了。

现在对房地产提出融资方面的三条红线,以这个办法来控制“房住不炒”,你的劲儿使反了。为什么使反了呢?因为现在控制房地产最好的方式应该系增加供给,北京房地产价格高,北京房地产价格高最高还不是苏州街这个地方,而是五道口那个地方,我们俗称“宇宙中心”,五道口的地都用来盖清华科技园了,盖了70万平方米的办公用地,其中有些盖得真的不好,我不点名,没发挥作用,只有20多万用来盖房,二十多年只有两个房地产项目,房价不涨才怪呢。究其原因是海淀区政府、北京市政府不差钱,凭什么卖个地,卖个高房价被人骂,他可以把这个地弄成科技园,每年还可以增加财政收入。他劲使反了。

为什么成都、长沙、西安这三个地方房价涨得比较慢呢?因为它供地比较足。所以,这个思路一定要改,控制房价在城镇化过程中的适当地增加住宅用地,同时适当地让房地产企业去开发。

现在的路子是反的,你这么弄越弄房价越控制不住。这个报告我非常得赞同,只不过我补充要有风险意识,最大的还是来自于我们自己,我们对下一阶段中国经济发展的动力何在,10亿还没有中等收入的人群怎么进城,还有4亿迈入中等收入阶段的人怎么养老、住房等多提供公共服务,他们才敢消费。我认为这是我的提醒,我对2035年和“十四五”规划是乐观的,但希望政策部门要冷静根据发展形成,贯彻新发展理念,而不是走回头路,走旧路。

谢谢各位!

来源:金融界网站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四川资讯网_成都资讯网_成都新闻-中国四川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nscw.com.cn/104672.html
中国四川网

作者: 中国四川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