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女兵眼中的男班长

来源 | 人民武警 尼加提是我上等兵时男兵分队的班长,亦是我最尊敬的一位班长,我们都喊他尼加班长。那时,我们单位刚刚归建,一切百废待兴。

来源 | 人民武警

尼加提是我上等兵时男兵分队的班长,亦是我最尊敬的一位班长,我们都喊他尼加班长。那时,我们单位刚刚归建,一切百废待兴。

如果说每个单位都有一个灵魂人物,那我们单位当属尼加班长了。记得我刚从预备特战队下连,便常听老兵将他的名字挂在嘴边:“尼加班长要从南疆回来了,我们的‘好日子’要到头了。”我不禁好奇,这是个怎样的魔鬼人物,还没回来就这么让人胆颤心惊。

女兵眼中的男班长

果不其然,尼加班长练人是极狠的。很快,由他值班负责体能训练时,我们女兵分队也开始犯嘀咕。跑步时他让男兵带我们一起跑,二十五分钟之前回来算是及格,回不来的专项训练伺候。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真是我跑步成绩的巅峰。

组织摔擒科目时,有一个跃起侧倒的动作,他在旁边专门拿个小旗子逐人过动作,踢腿时脚必须够到旗子,顶腹翻身动作必须干脆利索,整套动作下来必须一气呵成。稍稍有些偷懒,便逃不过他的火眼金睛。

女兵眼中的男班长

我见过一次他发飙,那真是印象深刻。我们单位的男兵和预提士官集训队在单杠卷身上这个科目的比赛中打了平手。我们都觉得成绩还不错了,因为集训队聚集了各个单位的精英,而且他们人数多可以优中选优。我们男兵少,只能一人不落地参加考核。面对我们的窃窃自喜,尼加班长发飙了:“这算是好成绩吗?你们是特战队员,懂不懂什么叫特战标准?什么平手,战场上有平手吗?”

后来的几周,他天天带男兵们一起训练,一个早操下来,男兵们拿筷子的手都在发抖,虽然黑了瘦了,但没有一个人抱怨,没有一个人厌训。几周下来,男兵们的进步让我们叹为观止。

女兵眼中的男班长

尼加班长对自己特战队员的身份看得尤为重要,十六年的特战生涯,他早已将自己融入特战。在他眼里,特战,是荣耀,是神圣的字眼,是可以付出青春、汗水和鲜血的事业。所以,他对自己要求十分严苛。每周一个半马雷打不动,攀登、索降、飞身下等高危科目向来都是我们的标杆。有次训练间隙,大家闹着让他讲执行任务时的故事。他嘿嘿一笑:“有什么好讲的,就是每天巡逻,不过得小心点,因为你不知道搜索到哪个院子里就会突然蹦出一只大狼狗,这时候就得看你反应够不够快了。我就遇到过一次,不过我两手一扒就坐到墙头了,那狗咬不到我…”虽然他在努力用诙谐的语言淡化其中的危险,但我们心里明白,那里岂止是有大狼狗。

女兵眼中的男班长

还记得有一年冬天的野营拉练,全身上下加起来背负的重量超过30公斤,有战友走着走着眼睛就闭上了,真的是太疲惫了。尼加班长膝盖有旧伤,刚走了一两天就瘸了,几乎每个人都劝他上车休整一下,但是他就这样一瘸一拐地坚持着,直到最后的三公里奔袭课目,他还带头冲到了终点。我真的不知班长的动力从何而来,后来私下问他,他淡淡地说:“我是班长啊,如果我上车了,你们怎么办?”是啊,如果真没有尼加班长给我们鼓劲,估计好多人都要放弃了 。

都说班长是兵的样子,兵是班长的影子。时光荏苒,五年时间悄然而逝,我已经从当年的小战士成长为一名中尉排长,而尼加班长也即将脱下军装,告别十六年的军旅。班长说:“这趟军旅的长途列车即将到站,回头看看路过的风景,从不后悔也从未缺席。”

女兵眼中的男班长

初冬的天气已经有了萧瑟的气息,冷风瑟瑟、驼铃声起,又到了离别的时刻…但是,我相信,曲终人未散,有情自相逢!

未来已来,尼加班长,加油!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四川资讯网_成都资讯网_成都新闻-中国四川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nscw.com.cn/104861.html
中国四川网

作者: 中国四川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