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科技

搜索这个互联网“古早”功能,怎么又变成香饽饽了

7月27日,搜狗宣布收到腾讯的初步非约束性邀约,后者有意以每股9美元的价格收购搜狗剩余股份。目前邀约处于初期,但交易若完成,搜狗将从美股退市,成为腾讯的全资子公司。搜狗CEO王小川之后在朋友圈感谢腾讯公司“对搜狗公司价值以及技术能力、产品创新能力的认可”。

7月27日,搜狗宣布收到腾讯的初步非约束性邀约,后者有意以每股9美元的价格收购搜狗剩余股份。目前邀约处于初期,但交易若完成,搜狗将从美股退市,成为腾讯的全资子公司。搜狗CEO王小川之后在朋友圈感谢腾讯公司“对搜狗公司价值以及技术能力、产品创新能力的认可”。

这则突然的公告,加之今年以来不断被提起的字节跳动的搜索产品和时不时被拉出来“应战”的百度,都让搜索这个互联网“古早”功能,似乎又开始热闹起来。

搜索引擎的诞生,是互联网对人类获取信息方式的一次彻底变革。21世纪初Google的诞生和壮大,改变此前以雅虎为代表的索引式门户网站模式,真正让互联网变成一个每个人都能享用的巨大资料库。由于当时的技术发展阶段、有限的互联网内容以及用户较为单一的使用需求,搜索引擎公司们得以最终形成“垄断”,在英语、中文等语境内,提供搜索服务的互联网公司的名字直接变成了“搜索”这一动作的代名词——当需要搜索时,人们会说“Google一下”或者“百度一下”。而这也给人一种搜索就只需要用一个工具的印象。

但随着技术发展、互联网上信息形式和内容的丰富化、用户使用习惯的改变以及最重要的,提供和分发内容的渠道和平台的迭代及相互竞争,使得搜索引擎作为一门生意也开始变化。

这门生意在过去的逻辑是,搜索引擎通过提供竞价排名,或者提供广告服务来实现盈利。这两种方式受到的诟病一直不少,但它们都指向一种“通用搜索引擎”的方向。只有拥有足够多的几乎覆盖互联网上所有可以被抓取的信息,一个搜索引擎才能保证自己“垄断”的市场地位,才能高价售卖广告位或伪装成搜索结果的商业内容位。同样也只有通过不断处理如此规模的数据,才能保证与搜索服务相关的抓取、检索、分析、呈现等技术保持领先。

人们曾认为搜索这个古早功能已经没什么可争的,指的也是在这种逻辑下,Google和百度们在市场份额上的垄断难以打破。目前来看,这种垄断短期依然不会被彻底冲击,但这并不妨碍搜索再次成为香饽饽。因为腾讯、字节跳动等的出发点并非硬碰硬的抢夺搜索的市场份额——尤其在搜索广告收入走下坡路的背景下,抢起来似乎更加缺少动力——他们的目标是控制自己平台上内容的搜索入口,甚至是独家搜索入口:

一方面,让自己旗下产品的活跃用户逐渐依赖它自己体系内提供的搜索入口;同时,随着自己成为内容生产者最重要的分发渠道和内容用户们最依赖的信息来源,很多搜索需求本身就是冲着这些平台上的内容而来,拥有自己的搜索功能,也能把这些需求留下。更长期的野心则是通过这两类行为,逐渐改变人们的搜索习惯。这种竞争与曾经百度、360、阿里巴巴和搜狗等为主角的针对市场份额的短兵相接相比,看起来少了些进攻意味,多了些防御的色彩——腾讯和字节跳动防的更多不是百度,而是彼此。这是搜索这门生意的新逻辑。也是为何在百度的搜索市场地位很难松动之下,搜索依然对于腾讯和字节跳动很重要的原因。

而这种逻辑也就可能带来两种在商业竞争之外的结果。

一是搜索引擎作为一个技术,可能不再是以Google为代表的,更加依托数学、信息学和关系逻辑的一门技术;而会不可避免的增加越来越多基于社交关系的推荐以及个性化的算法推测等因素,甚至成为如何呈现搜索结果的决定性因素。

二是搜索入口的割裂。这也可以理解成人们谈论越来越多的所谓互联网“信息茧房”的一种。提供搜索服务的互联网公司出于商业竞争,希望将自己的内容圈养在自己的搜索服务中,并且在搜索结果中优先提供给用户;靠自己平台上的内容起家的互联网公司,为了留住用户和流量,希望让自己提供的搜索引擎成为这些内容的唯一搜索入口。于是用户在使用某一种搜索引擎时,出现的结果就是,要么无法搜到来自某一平台的任何内容,要么被来自这款搜索引擎所属平台的内容大量淹没,从而被困在这些来源单一的茧房里。

无论怎样,搜索这个动作正在变得更加复杂,不再是“Google一下”或者“百度一下”能代表的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四川资讯网_成都资讯网_成都新闻-中国四川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nscw.com.cn/46974.html
中国四川网

作者: 中国四川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