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黄金暴涨AB面:投资热消费冷,中国大妈买金不敌后浪加杠杆

时代周报记者 杨佳欣 徐曼曼 90后的刘洋和王鑫在某社交平台一个理财小组中聊得火热。

时代周报记者 杨佳欣 徐曼曼

90后的刘洋和王鑫在某社交平台一个理财小组中聊得火热。

两人同作为黄金ETF的爱好者,在聊到理财方式时,都难抑“他乡遇故知”的兴奋之情。

对于90后而言,黄金ETF就像是一扇窗户,打开这代人认知黄金的新世界。

百度指数数据显示,7月中旬以来,“黄金ETF”新闻头条指标从每日200条水平激增至1000条以上。根据人群画像指标,对该主题最感兴趣的为30—39岁人群,其中20—29岁的年轻投资者大有后来居上之势,20岁以下的投资者也大有人在。

“后浪”正一改过往规避黄金投资的习惯,试图在黄金上涨行情中抓住“上车”的机会。

进入7月以来,黄金价格走出了“一路高歌”的姿态。9年前的历史高点——1921.15美元/盎司被滚烫的热情吞噬,终于在今年的7月28日冲上1981.2美元/盎司。8月3日,现货黄金再次跳空高开,刷新高位至1988.40美元/盎司,距离2000美元/盎司仅一步之遥。粗略计算,今年以来,黄金价格已经上涨27%,《华尔街日报》称黄金是2020年至今“收益最高的主要资产之一”。

然而,与资本狂欢不同的是,线下金饰消费低迷。7月28日,中国黄金协会发布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全国黄金消费量323.29吨,与2019年同期相比下降38.25%。

2020年的黄金市场,真实上演了一场“冰与火之歌”。

“后浪”掘金ETF

在投资市场上,资本正乘着本轮飙升的金价狂欢。

世界黄金协会7月30日发布的《黄金需求趋势报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黄金投资增长了90%,其中黄金ETF的总流入创历史新高。截至7月28日,全球黄金ETF总持仓达到了3751吨。

年轻的“后浪”们正通过买入黄金ETF进行投资。美股互联网经纪商Robinhood平台数据显示,近期黄金ETF交易激增期间,大量年轻投资者引人注目,用户一年来增加了约2万户,至2.6万户。

相比“中国大妈”青睐的实物黄金,黄金ETF的交易成本更低,流动性更好,也因此受到年轻人的追捧。

王鑫就是一名“掘金”ETF的90后。她从去年夏天才开始购入黄金ETF,虽然在今年3月赎回了一半的份额,但现在她账户收益仍然将近40%。这与长线持有黄金现货的收益几乎持平——7年间,现货黄金的收益率只有38%。

刘洋则更为激进。风险偏好型的他甚至在去年7月利用券商配资加上杠杆,75万元全仓买入黄金ETF。

“黄金有一部分的定价是对未来不确定的补偿,另一部分就是货币超发后的锚定作用。”从事外汇工作的刘洋分析起金价来头头是道,“而且黄金作为避险资金,在贸易战中一直有‘慢牛’的逻辑。”

但令刘洋没有想到的是,去年的黄金ETF在他看来还是低波动率的投资产品,而今年,黄金价格却俨然走出了类似股票、原油等高波动率风险产品的走势。

不过,这并不能阻挡黄金这一古老的金属持续向外散发着诱惑力。一部分“后浪”在获利了结后,另一部分“后浪”在黄金达到新的历史高点后,加速涌入黄金ETF的“怀抱”。

杨琳就是刚刚买入黄金ETF的新手。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的员工,杨琳日常对财经新闻保持着高度的关注。在看到黄金投资产品走热的相关新闻后,她便选择了买入黄金ETF“小试牛刀”。

“刚买完黄金ETF,就见顶了?”7月28日,杨琳在朋友圈转发了一条基金经济的访谈录,并附上了自己的评论。

在高涨的避险情绪和投资热潮之下,黄金ETF也在持续加仓。

中国黄金协会数据显示,上半年,国内黄金ETF共增持10.76吨,6月末国内黄金ETF持有量达到55.47吨,前海开源、华夏及工银瑞信3只黄金ETF基金的正式上市,使国内黄金ETF产品增至7只。此外,还有4只以“上海金”为交易标的的EFT基金即将上市,届时国内黄金ETF产品将增至11只。

“面对更多不确定性的情况下,资本在美元与硬通货黄金之间,黄金被更多选择。”中国银行首席研究员宗良分析表示。

对于个人投资来说, “近些年针对黄金的投资产品越来越多,投资渠道的增加,人们也更容易接触黄金投资。”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孙长华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

金饰市场低迷

与火热的投资市场形成鲜明反差的是,线下消费市场显得十分冷清。

7月27日,时代周报记者实地走访了北京规模最大的黄金珠宝首饰专营公司—菜百首饰。进入门店后,一楼金饰柜台上端悬挂着一块醒目的荧幕,用来告知到店顾客当日的金价。当日,店内足金价格显示为500元/克,这已经是7月以来足金价格达到485元/克高价以来的又一新高值。

虽然市场对金价涨势看好,但金店却如同其他线下消费场所一样,尚未恢复往日的热闹。

“以前是顾客等我,现在我站这半天都等不来一个顾客。”菜百首饰金饰柜台的一位工作人员满脸无奈,“疫情虽然已经稳定,但每次有新的情况出现,店里就要‘萧条’几天。”

实际上,黄金首饰消费的低迷在今年上半年一直持续。中国黄金协会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全国黄金实际消费量323.29吨,与2019年同期相比下降38.25%。其中,黄金首饰207.87吨,同比下降42.06%;金条及金币76.98吨,同比下降32.12%。

值得注意的是,在复杂的国际形势下,购买实物黄金保值的现象并没有涌现,反而更多人选择在此背景下卖出黄金。

7月27日,时代周报记者在菜百黄金回购处看到,半个多小时内,与略显冷清的金饰柜台不同,前来看回购的顾客络绎不绝。

中国黄金协会数据也显示,黄金回购业务日趋火热,上半年黄金回购量同比增长162.88%。因受疫情防控和线下回购业务火爆影响,黄金线上回购业务量也明显增加。

孙长华对此表示,上半年黄金消费市场的低迷,主要受疫情因素影响,而经济下行也对消费市场造成较大打击,“黄金作为一种消费品,在人们的收入受到一定影响的情况下,其销售自然也受到较大影响,同时由于本次疫情物理隔绝的因素影响,金饰商店在一季度无法完全正常营业,因此一季度的黄金消费大幅下降”。

数据显示,与一季度相比,二季度黄金消费量已经开始回升。中国黄金协会最新统计显示,二季度黄金消费量同比下降幅度较一季度收窄22个百分点。

但在宗良看来,由于一季度社会活动遭遇短暂停摆,上述收窄数据无法完全证明黄金消费市场的回暖。 他认为,黄金在消费端的回暖基础仍然在于未来疫情的防控效果以及经济运行情况。

“黄金饰品作为一种奢侈品,需要人们对未来收入有较好预期,且有正常运营的消费场所。”宗良说。

除此之外,“现在金价高涨,也是造成首饰消费减少的一个重要原因。”广东省黄金协会副会长兼首席分析师朱志刚表示。

金价走势观点不一

从历史行情来看,国际金价攀上1900美元/盎司的高峰时刻屈指可数,此前只在2011年曾突破过1900美元/盎司关口,而今年的金价在今年3月份创出低点1451美元/盎司后,如今已经一路逼近2000美元/盎司。

宗良指出,最近两轮金价高升的主要原因都来源于全球经济不稳定性的增加以及美元的贬值压力,但从两次黄金涨幅也可以看到,上一轮美元贬值压力远不及本轮。“美联储采取了前所未有的宽松行动,预计未来一段时期内,黄金价格都将保持在一个相对较高的位置上。”

但总体来看,市场对未来金价走势仍存在着较大分歧。高盛集团已将12个月黄金价格预期从2000美元/盎司上调至2300美元/盎司,花旗集团也预计未来6―12个月将达到2300美元/盎司。

而摩根大通则对黄金持中性态度。预计金价将进一步上涨,但料不会大幅超过2000美元/盎司关口。其指出,金价超过整数大关将是市场的“最后一次欢呼”,黄金价格正接近峰值,此后料将走低,直至今年底。国泰基金也指出,月底需要重点关注美国国会对财政救济计划的博弈,如果财政救济计划无法在美国国会休会前落地,将可能对通胀预期造成伤害,黄金价格则存在回调可能。

金市火热之下,多家机构已经在提示投资者风险。

7月28日,纽约金价收于1944.6美元/盎司,续创收盘历史新高,当日,上金所果断发布了提示风险通知。上金所在其发布的《关于做好近期市场防范风险工作的通知》表示,受国际因素影响,近期金银价格波动较大,持仓水平较高,市场风险明显加剧。提示投资者做好风险防范工作,合理控制仓位,理性投资。

两天后,7月30日,中国工商银行官网发布《关于暂停账户铂金、账户钯金等业务开仓交易的通告》,通告表示自北京时间2020年7月31日0:00起暂停账户铂金、账户钯金和账户贵金属指数全部产品的开仓交易,持仓客户的平仓交易不受影响,并提醒,目前国际大宗商品市场风险较高,请投资者根据持仓情况做好交易安排和风险控制。

孙长华指出,黄金未来在战略配置资产中的作用将越来越明显。“对于投资者来说,黄金的投资价值主要依赖于金价的变动,因此需要特别关注相关影响因素。例如,全球经济特别是美国经济形势处于下行趋势,全球央行及美联储面临降息压力,则可能会令国际金价趋势性走高,而国际地缘政治紧张也会导致国际金价的跳涨,反之金价则会下跌。此外,也要注意投资品种的多样化,无论是实体黄金、纸黄金还是黄金ETF等,都要量力而行。”

而近日的黄金走势则走出了“过山车”的行情。以7月28日为例,国际金价在触及历史高位后,盘中现货黄金快速跳水,自最高点一度暴跌70美元,全天走出了“上蹿下跳”的行情。

8月2日,王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她目前暂时不会考虑加仓。“因为黄金主要作用还是资产配置的一部分,是用来稳定保值的,而不是从暴涨中赚到很多钱。”

“赚钱的机会很多,我们需要先学会保护本金,这样才有资格一直留在‘牌桌’上。”刘洋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刘洋、王鑫、杨琳均为化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四川资讯网_成都资讯网_成都新闻-中国四川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nscw.com.cn/47589.html
中国四川网

作者: 中国四川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