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2020年坏消息频现 巴菲特的保险业务是否面临危机?

先是爆发冠状病毒,再来又是明尼苏达州警方杀害George Floyd后触发大型示威,今年是美国非比寻常的一年。各种坏消息倾巢而出,大家可能都想知道,谁人会就一切实际或经济损害买单。

先是爆发冠状病毒,再来又是明尼苏达州警方杀害George Floyd后触发大型示威,今年是美国非比寻常的一年。各种坏消息倾巢而出,大家可能都想知道,谁人会就一切实际或经济损害买单。

这个问题要视乎情况而定,有时更不易回答。不过,假如是因抢掠或破坏公物造成的实际损害,那就不难判断责任谁属了。在大部分情况下,有关损害均会由保险公司提供大部分,甚至全额赔偿。要是企业东主购买了业务中断保险,保险商可能还要向他们补偿收益损失。

鉴于巴菲特(Warren Buffett)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从事商业财产和意外保险销售业务,投资者也应该留意近期事件对这只万里富爱股构成的打击。接下来,就让我们深入分析,以评估影响规模。

中规中矩的市场占有率

美国整体商业保险市场规模庞大,价值超越3,000亿美元。当中,伯克希尔哈撒韦同时扮演龙头企业和小型业者的角色。根据美国全国保险监督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Insurance Commissioners)整合的数据,以2019年直接承保的保费计算,伯克希尔哈撒韦在十大商业保险商中排行第七,但只占美国整体商业保险市场的3.1% 。即使是行业霸主的Travelers,在这个极度零散的市场中也仅取得5.5%占有率。

未必所有商业保险均是财产和意外保险,并且就抢掠或破坏公物所造成的损失提供保障。以Travelers为例,去年商业财产保险只占国内商业保险保费的不足15%,而全面保险(基本上指商业保险产品的任何组合)占比则低于25%。

小型保险商也许更倾向提供商业保险,而且保险商如认为风险过高,可以透过再保险程序,就自身的保单向另一间保险商投保。市场零散发展,加上保险商透过再保险分散风险,有利于同时销售大量再保险保单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和其他大型商业保险商。

单是在第一季,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多项保险业务保费收入已经达到158亿美元。虽然公司的财务报表并无独立列出商业财产和意外保险的资料,然而我们知道:

2020年坏消息频现 巴菲特的保险业务是否面临危机?

资料来源:伯克希尔哈撒韦2020年第一季10-Q季度报表

商业财产/意外保险、非GEICO的汽车保险、医疗失当保险、雇员补偿保险和特殊保险计入Berkshire Hathaway Primary。我们无法确定在财产/意外再保险类别中,商业保险相对于家居或个人保险的比例。不过,在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保险组合中,商业财产/意外保险的比例不会超过三分之一,估计有关百分比大约为20%,甚至更低。

上述的业务分布对伯克希尔哈撒韦有利,可是如果同时出现大量索赔,就算保单总数相对较小,公司仍可能会产生不少开支。

有鉴于此,大家试想像一下:截至目前,美国史上财产损害最严重的民间动荡,要数1992年的洛杉矶暴动。按照当今币值换算,估计有关损失达到14亿美元。假设现在美国每个人口超过500,000人的城市均出现上述10倍的财产损毁(幸好这只是夸张的假设),而且受损害的财产均受到商业保险所保障,那么全国37个城市的总索赔额将会达到5,180亿美元。以市场占有率计算,伯克希尔哈撒韦需要承担大约3.1%,即只需支付161亿美元,相当于当前现金储备1,333亿美元的12%,低于第一季的保险保费总收入。此外,即使再保险的索赔导致支出增加一倍,在付款后,公司仍会剩下超过1,000亿美元现金,更别说伯克希尔哈撒韦亦可能就自身的保单进行再投保。

业务中断保险大解构

纵然伯克希尔哈撒韦不太可能会在支付实际财产损害索赔时遇上困难,但要是有关损害导致营业暂停,伯克希尔哈撒韦或者需要按照业务中断保险,向合资格企业支付关闭和维修设施期间损失的收益。因此,大家或许会想知道,这类附加于个别商业保险保单的业务中断保险,会否亦为疫情期间关闭的企业提供保障。

尽管业务中断保险不算罕见,其显然也不是标准服务。美国全国保险监督协会估计,只有约40%的小型企业购买了该类保险。另外,大部分业务中断保险会列明视作中断原因的特定财产损害类别,故此疫情未必属于保障范围。至于其他保单,亦会在保障范围中特别撇除疫症或病菌和病毒造成的业务中断。

争议源头

谈到疫情保险,上月巴菲特在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周年大会中暗示,该类保单成本太高,所以伯克希尔哈撒韦从未经营过有关业务。他称:假如当初有客户接触我们,并提出我们认同的合理价格,伯克希尔哈撒韦也许就会推出疫情保险。

巴菲特所谓的合理价格,大概会高得让人乍舌。有别于只造成短期影响和有限财产损害的火灾和龙卷风,疫情能够波及全世界,保险商很容易便会被大量索赔压垮。事实上,美国全国保险监督协会便忧虑部分州份的立法提案会无视业务中断保险的原来条文,并强制规定保单就新型肺炎提供追溯保障。该会表示,有关做法将威胁保险行业的偿付能力。至今为止,该等法案尚未通过,可是一旦实施,几乎肯定会在法庭上遭到质疑。

话虽如此,不管法案通过与否,部分企业老板还是会要求保险商赔偿他们的损失。举例来说,多间企业已经向保险商安达提出诉讼,指称冠状病毒和其他病毒会损坏他们所接触的各个地方,而业务中断保险并无明确剔除疾病或疫症,保险商应该赔偿近日封城措施产生的业务损失。

在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东周年大会上,巴菲特抱持乐观态度,不相信有关诉讼会影响伯克希尔哈撒韦。他说:我们会接到索赔要求,也会产生诉讼费用,只是在比例上,我们没有将大量业务中断保险纳入全面商业保单,所以有别于其他企业。

低风险

目前的民间动荡或封城措施均不太可能严重削弱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财务状况。无可否认,今季公司的商业财产和意外保单赔付金额或会上升。然而,就算出现最坏情况,使得公司需要支付接近五千亿美元的财产损害赔偿,巴菲特手上的庞大现金储备亦绝对应付得来,而且公司亦未必须就疫情引发的封城措施提供补偿。

哪怕政府真的通过法例,要求保险商就业务中断保险支付封城相关损失,保单数目极少的伯克希尔哈撒韦亦不会承担重大风险。无论如何,有关法例也大概会引发长达多年的诉讼,公司将毋须预先支付巨额赔付金。

短期来看,伯克希尔哈撒韦跑输市场的原因在于巴菲特的保守现金投资方针,多于冠状病毒相关的保险损失。不过,伯克希尔哈撒韦仍然是一项理想的长期投资,特别是于本年度股价下跌后,该公司的前景更加值得期待。

来源:金融界网站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四川资讯网_成都资讯网_成都新闻-中国四川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nscw.com.cn/47592.html
中国四川网

作者: 中国四川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