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比特朗普更想“杀死”TikTok的,是扎克伯格

天下网商记者 章航英抖音国际版Tik Tok在美国的命运,来到了生死关口。过去几天,TikTok事件一波三折,几经反转。先是特朗普放话要在美国封禁Tik Tok,之后字节跳动同意剥离TikTok美国业务,寻求保留TikTok在美国业务的少数股权。紧接着,微软洽谈收购TikTok在美业务,字节跳动同意完全出售。但收购洽谈又被喊停。

天下网商记者 章航英

抖音国际版Tik Tok在美国的命运,来到了生死关口。

过去几天,TikTok事件一波三折,几经反转。先是特朗普放话要在美国封禁Tik Tok,之后字节跳动同意剥离TikTok美国业务,寻求保留TikTok在美国业务的少数股权。紧接着,微软洽谈收购TikTok在美业务,字节跳动同意完全出售。但收购洽谈又被喊停。

最新消息是,微软方面表示会继续谈判收购TikTok,并将不晚于9月15日与字节跳动完成谈判。特朗普作出回应,同意给予字节跳动45天的谈判权。

与此同时,张一鸣也在最新的内部信中表示:正在尝试与“一家科技公司”就合作方案做初步讨论,形成方案以确保TikTok能继续服务美国用户。

目前,字节跳动考虑在美国之外的主要市场重新设立TikTok总部,这个目的地可能是伦敦。

多方利益的博弈让这家在短短三年内快速崛起并成功出海的中国互联网公司置于风浪中心。而在这股风浪中,有一个手持利刃的身影贯穿头尾——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

比特朗普更想“杀死”TikTok的,是扎克伯格

扎克伯格的眼中钉

从对华友好的“中国女婿”到中国互联网公司的抨击者,扎克伯格翻脸比翻书还快。

今年7月末,美国众议院反垄断听证会,四大科技巨头——苹果CEO蒂姆·库克、Google CEO桑达尔·皮查伊、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同时上场。

在面对议员“是否认为中国窃取美国技术”这一问题时,其他三位CEO都迟疑并表示“没有发现”,扎克伯格却斩钉截铁地表示:“我认为有充分证据证明中国政府盗取了美国公司的技术”。

整场听证会,扎克伯格将炮火对准了TikTok。他大谈美国的自由民主,认为TikTok将会危害美国文化环境。他把Facebook描述成一个经典的“American story”,并认为它正受到来自中国应用TikTok的威胁,而这将不利于美国企业的技术创新。

扎克伯格的矛头并不是第一次对向TikTok。

早在去年10月的一次公开演讲中,他就公开批评中国互联网公司对内容进行审查,数次点名并攻击TikTok。

就在这场演讲结束后三天,扎克伯格被曝赴白宫与特朗普共进晚餐。

比特朗普更想“杀死”TikTok的,是扎克伯格

这与扎克伯格曾经营造的热爱中国文化的形象相去甚远。他娶了华裔妻子,曾经四度到访中国,苦练中文,并特意在脸书上发布了一张照片,展示自己在天安门前晨跑的画面。

扎克伯格为什么变了?

究其原因,因为他怕了。

他为什么怕了?

因为他是个商人,他担心TikTok的继续发展,会影响自己的商业帝国。

迅速崛起的Tiktok

扎克伯格曾无意间透露出针对TikTok的原因。

在面对美国反垄断调查时,他将Facebook描述为一家“平平无奇”的市场参与者,并强调:在美国市场,增长最引人注目的是TikTok。

现在看来,这话怎么听都带着一股酸味。

TikTok的迅速崛起,早已让扎克伯格如芒在背。

作为迄今为止最成功的出海产品,TikTok的下载数量超越WhatsApp、Facebook、Youtube、Instagram这些耳熟能详的软件,跻身全球下载量榜首。2019年2月,TikTok全球累计下载量突破10亿。2020年,这一数据翻了一倍,突破20亿。

受疫情影响,今年一季度,TikTok迎来了更凶猛的涨幅,下载量约为3.15亿次,创下全球历史纪录。在美国市场,TikTok也成为今年最受欢迎的应用之一,累计下载量超过1.65亿次。而根据2019年官方数据,美国总人口才3.28亿。

比特朗普更想“杀死”TikTok的,是扎克伯格

这个平台也成了不少人疫情期间唯一的收入渠道。一项最新的调查显示,在美国青少年群体喜爱的社交软件排行榜中,TikTok仅次于Instagram和Snapchat。也因此,得知TikTok在美国的命运堪忧时,不少用户发起了“拯救TikTok行动”,并以各种方式发起了对特朗普的“报复”行动。

种种迹象显示了TikTok的强势,这更让Facebook坐立不安。

遭遇瓶颈的Facebook

如果TikTok疯狂扩张,Facebook也能激流勇进,扎克伯格或许还不至于这样糟心。

现实是,因为体量过大、创新乏力,Facebook露出了增长疲态。

财报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9年,Facebook的营收不断增长,从179亿元美元攀升至706亿美元,增速却在下降,从43.82%降至26.61%。

这期间,净利润更是首次出现了负增长。从2015年到2018年增长明显,净利润增速一度在2016年时高达177%,但随后不断下降,至2019年,净利润为184.85亿美元,比上一年少了37亿美元。

比特朗普更想“杀死”TikTok的,是扎克伯格

比特朗普更想“杀死”TikTok的,是扎克伯格

由此可见,Facebook遭遇了增长瓶颈。

今年疫情期间,它曾迎来一波利好,二季度营收同比增长11%,环比增长5%。但疫情红利正在过去。二季度Facebook日活跃用户环比增速3.5%,低于一季度的4.2%;月活跃用户环比增速3.8%,低于一季度的4%。

疫情只是暂时掩盖了Facebook的乏力,该显现的终将显现。

Facebook的营收来源包含广告收入和其他收入两部分。其中,广告是主要收入来源。广告收入的基础在于庞大的用户,以及用户停留时长。用户的总盘是固定的,通常而言,每位用户花在社交软件上的时间也有一定的确定性。

毫无疑问,迅速崛起的TikTok正在抢食Facebook的用户与时长,进而动摇广告收入这一根基。

一个佐证是,美国已成为字节跳动在中国之外最主要的营收重地,中国市场贡献89%的营收,美国贡献6%的营收,且涨势喜人。而与此同时,Facebook却因为“未能充分监管平台上的仇恨言论和虚假信息”,正被不少广告主抛弃。

如此,小扎能不着急吗?

扎克伯格的野望

世界上最大的遗憾,是本可以。

Facebook本可以拥有TikTok。

据悉,Facebook内部有一个“EarlyBird”警示系统,用来识别那些尚在萌芽时的公司对其构成的威胁。一旦发现,要么收购,要么复制,不给对方留一点机会,从而保证自身的霸主地位。比如,WhatsApp和 Instagram 便是其经典的收购案例。

不过,扎克伯格却错过了musical.ly。

事实上,早在2016年,Facebook就对短视频产生兴趣,当时一家叫musical.ly的公司引起了扎克伯格的注意。它显示了潜在的增长性,不过,由于这是一家总部在上海的中国公司,并且在隐私和安全性上存在监管问题,扎克伯格放弃了。

没想到,musical.ly在2017年11月被张一鸣以10亿美元买下,最终整合为TikTok,成为字节跳动全球化战略的跳板。等到扎克伯格回过神来,它已并演化为如今让自己深陷麻烦的“庞然大物”。

Facebook快速模仿。

2018年底,Facebook推出了与TikTok对标的 Lasso追赶。TikTok迅速火热,Lasso却增速惨淡。Lasso 发布四个月后,只有 7 万美国人下载,而同期 TikTok 吸引了近 4000 万人。

比特朗普更想“杀死”TikTok的,是扎克伯格

比特朗普更想“杀死”TikTok的,是扎克伯格

失败后,Facebook又再次推出了Reels,还是怎么看都像是TikTok的“山寨”版本。最近,Facebook还被曝出正出高价挖TikTok网红,对一些网红Facebook开出的价码高达数十万美元。

不过,学到了皮毛没学到“灵魂”:TikTok最强大的部分算法推荐机制。

这两条路都走不通后,扎克伯格搬出了“国家安全”的力量,这正与特朗普不谋而合。

Facebook步步紧逼,字节跳动罕见发声,指名道姓“竞争对手Facebook抄袭和抹黑”。

一场用户发起的“拯救TikTok”运动在美国展开的同时,TikTok力证清白,称会打造“最安全的应用”,并且宣誓未来三年TikTok将在美国提供1万个工作岗位,微软也表示收购TikTok将给美国提供一定经济利益。微软已与字节跳动就收购TikTok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业务进行了谈判。

特朗普的态度发生摇摆,表示除非TikTok达成一项协议来出售美国业务,否则将必须在9月15日之前关闭这项业务。特朗普默认了微软的收购计划,并表示作为这项交易的一部分内容,应该向联邦政府支付“一大笔钱”。

对字节跳动而言,比起被直接封禁,保留美国生存已是相对较好的结果。

由于监管,Facebook无法收购TikTok。得不到便毁灭。正如新上任的TikTok首席执行官凯文·梅耶尔指出的那样,Facebook是假借爱国主义之名,目标是让TikTok从美国消失。

但这一次,扎克伯格恐怕要失望了。

编辑 徐艺婷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四川资讯网_成都资讯网_成都新闻-中国四川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nscw.com.cn/47728.html
中国四川网

作者: 中国四川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