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明清宣城狸桥地区的诗歌创作(二)

章达鼎第649期三、狸桥徐氏徐氏宗谱因在清末兵燹中大部烧毁,至今只存民国初年重修之谱,资料不全,谱中所收录的诗歌有三十多首,均以写狸桥景物为主。

章达鼎

第649期

三、狸桥徐氏

徐氏宗谱因在清末兵燹中大部烧毁,至今只存民国初年重修之谱,资料不全,谱中所收录的诗歌有三十多首,均以写狸桥景物为主。

明代的徐蒋山先生为家族中儒生的代表人物,其交游广、学识渊博,急公好义,在族中威望甚高,为当时地方名士,他的诗作收录在家谱中有十余首。徐蒋山之弟徐应阶、徐应忠,子徐正茂、侄徐正已,孙徐行进、徐行尧都留下了诗作。清初,徐蒋山之孙徐行进写狸头桥的五言诗:“狸水出云脚,村流绕城郭。路从百二纪,波向万顷涸。题柱昔峥嵘,济川今落寞。儿孙能励志,业绍南唐扩。”

四、昝村昝氏

明清两代昝氏家族中的儒生作诗者较多,家谱中收录了二十多首。其杰出的代表昝质,号石汀子,为明末清初的布衣诗人。与其同时代的同乡名儒唐允甲曾为之撰写传记,文中称其“性颖异,读书数行俱下,工属文,文不加点,数千言顷刻立就。”曾拜沈寿民、鹿溪造两先生为师,修程、朱之学,并结为挚友。但终因正直不屈不得入仕,隐居乡间,潜心研读,吟诗自娱,其文品与声望闻名乡里。

明清宣城狸桥地区的诗歌创作(二)

石汀子极具诗才,“其才如象犀珠贝,丹砂翠羽,瑰奇斑驳,绝可贵重”。石汀子与当时的许多名公巨卿均有交往,贵池吴应箕就曾赠诗赞他:“关西杰已尽,江左子知名。”

石汀子作诗很多,但终因讥讪无所避忌,因诗惹祸,陷入清初的文字狱中,一代奇人、诗才就此泯灭,令人痛惜!邑人吴錂曾作诗痛悼:“骂坐祢衡作赋才,忧时杜甫百篇哀。填波有恨从人笑,怒臂无知与世猜。泪尽牛衣身后渍,气残龙剑狱中回。众皆欲杀翻多事,自死何烦举手摧○10。”

石汀子的五言诗甚佳,与施闰章为文友,二人常以诗往来。康熙戊午(1678)夏,施闰章在为昝氏家谱撰写序文中写道:“予与昝氏为肺腑,为世好谊,不敢辞。”石汀子在一首《怀施尚白》的五言诗中写道:“卜居远城市,名低许人通。门护双溪水,窗飞百尺桐。斯文犹未丧,吾道自相同。杯酒何时尽,狂歌向太空。”

清末文人章绶在一篇序文中赞扬石汀子的文品与道德:“吾乡自石汀子倡导国初,而文章气节之重遂以作二百年先声,士薰其德,而善良者皆知植躬励行。而昝氏之族被泽尤深,其积之也厚,故其乃之也远。”

明清宣城狸桥地区的诗歌创作(二)

昝氏宗谱中收录了十余首石汀子的诗歌,通过写景抒发内心的情怀。如《步月送汉宗至板桥别》:“积水何茫然,柳烟但空杳。新月如故人,一步一清照。稻田萤火湿,前村人语悄。板桥绿溪沉,宿鸟憇昏晓。怀抱悲古今,泳歌逐林筱。良夜旦剧谈,谁谓知音少。”《半山道中即事》句:“石云结作供,野竹自成围。鸡犬山家静,牛羊秋草肥”。石汀子的村居诗读来朗朗上口,如:“人家门对枝枝柳,牛巷莺啼树树梅。”“水满竹排时渡马,风高酒旆登暮台。”“周村积气尝连水,绕屋平田半是庄。”“小市鱼盐茅店暖,一弯牛马草湖香。”

昝氏族人中的儒生昝东崖、昝昭、昝懋炳、昝式昆、昝式让、昝醒亭、昝京彬等均有诗作。昝昭《云山古洞》:“闻道湖山胜迹工,玲珑突起半天中。仙宫色相人争异,古刹参差境不同。青嶂此回还北映,幽居宜夏复宜冬。赋传景物烟霞外,能使辞章锁洞风”。昝东崖写村景诗:《古名桑园》:“起家南渡迁江东,卜居桑园景不同。门外平湖千亩阔,村前细柳万株浓。滚山瀑溅西山雨,禅院声声道院钟。日暮渔樵歌正乱,门轩命酌乐无穷”。

五、金山唐氏

金山唐氏宗谱中收录诗作八十多首,其中族人儒生作诗近五十首。

明代唐虞,字宗美、号恕庵、别号知非子,善作诗,曾著《知非子诗集》,由余姚贡生杨祐为其作诗序,杨称其诗:“其义工、间发于心灵,则有鸢飞鱼跃之趣,勃勃乎不容己也”。恕庵学博而养邃,“或发之长篇累牍,或出之讽咏律句,率温柔敦厚,足令鄙薄之夫鼓舞兴起,直有三百篇之遗旨,而韵调两晋,气格盛唐。”谱中有七律一首《寿商山兄七衮》:“华发萧萧弟拜昆,年年此日庆生辰。膝前戏舞人三代,席上芬芳野八珍。已席稀年登耄耋,行将仙核满昆仑。帛衣肉食都无虑,思报生成复载恩。”

唐懋,字德夫,号竹山,云山公次子,恕庵公之孙。出身诗书世家,幼聪颖异常,治诗经,明嘉靖进士王盖弟子,撰《一乐堂记》文以赠之,“因下帷不第,遨游四方,吟咏成帙,宛溪梅公尝选其佳句八,宣城名公集中为士绅传诵,辄叹曰,吾宣李杜也。所著《鸣幽録》行于世,后之博雅君子必有采而珍之者,诚与盛唐诸家媲美○11。”其子历峰公将父诗集梓行于世。七律《竹轩兄席上》:“兄鬓皤然弟鬃斑,竹轩虚敞竹山寒。风生屋脚鸣苍玉,月转簷阿舞紫鸾。一岁难逢三度醉,百年能得几番欢。但将双竹书家乘,留取青名后代看。”

唐渼,字惟文、号卧云,“益好学,于书无所不究,其风度端凝,蕴藉宏深,词旨温简,性乐幽隐,怡情山水,乡土大夫徐华阳先生辈甚为钦服,谓公名硕士也。不当仅以逸称,邑侯詹公宾见之未及交语,即加叹,尝公之道气,其古隐君子之流亚欤。”《示儿诗》:“教尔殷勤三十年,潜心切记尔公言。前程只要勤移步,重担须教硬着肩。性本有明明有学,贤期希圣圣希天。工夫见得源头理,无愧无羞是自然。”○12

唐玌,字珑吉,五岁受书过目成诵,师见其聪慧,出一对“倒栽水底树”,小儿对“反插镜中花”,师大奇天才。适有文人来,戏出一上联:“小儿食大蒜”,即对“粗人饮细茶”。众人皆称曹植、王勃之流亚。十二岁能作诗歌古文,援笔千言倚马可待。后补郡庠、博学雄才,奈因久困棘围,数科不第,又因言被告忤总裁遭遣。遂郁疾于乡间。

六、南姥章氏

明代的章弥,贡入南雍,授临川训导,著《大易通解》诗文。章宝、章亨、章毓、章纶、章时泰、章应期、章克允等皆才气超迈,诗文俱佳。至清代,章氏家族的章佳镖“经史百家靡不淹贯”。章光廷与施闰章为学友,诗文往来,章三滨、章扬、章振世、章斯盛等为文士,尤工诗文,章全体诗文书法皆精,贡入南雍,选授训导,著《大易解闲居》。

清乾隆年间的章孺觉,岁贡生,侯选训导。毕生肆力于古诗文,其名载嘉庆《宁国府志》•《文苑》栏,著:道路诗集、余事集、自携集、刻楮集、古文偶钞二卷、勺园小草二卷、读书杂识四卷。清光绪《宣城县志》中收录有章孺觉的《南湖竹枝词》十二首,其中描写采珍珠的诗:“月上东湖夜夜团,呼郎举网共郎看,蚌胎个个莹如玉,剖出黄珠赛木难。”写捕银鱼诗:“锦浪银鱼二尺纤,柳阴缯歇午风炎。明朝解网城市中,但换泉刀不换缣。”写采菱诗:“鲤鱼风老采菱船,八口家儿水面田。菱米舂来藏退壳,草场枯没有厨烟”。这些描写湖边农家生活的诗句有着浓厚的生活气息,读来十分亲切。

明清宣城狸桥地区的诗歌创作(二)宣城县志中关于章孺觉的记载

章国庆,字誉吉、号蕙圃,邑庠生,七赴乡闱不第,以吟咏自娱,著《蕙圃存稿》。

章所用,朝夕勤苦田亩,余闲犹事诗书,喜与大君子游,尤善声句,常在田间吟咏自娱。其《南冈》诗:“吾爱南冈好,悠然村景佳。篱边花浥露,溪畔柳藏霞。林深鸟语赊,地僻嚣风远。儿孙多俭朴,无处不桑麻。”

清嘉庆年间的横路章氏儒生章浩,号石湫先生,少年读书科岁考皆优,二十四始上黉宫,后食饩,然经十一次贡院考试终未能上榜,设塾馆授生徒数十年。优游林泉,赋诗遣兴,揭唐宋八大家文节,五经俪句、古体诗选、李诗、杜诗、苏诗俱有撮要,合编若干卷以授生徒,一时学者称善本,传抄纸贵。其自题五律诗:“松间危坐处,石上笑吟身。境悟浮云幻,情真叠巘真。鬒眉才识我,题咏不求人。那得青衿撇,如斯竟脱巾。”石湫先生将诗歌融于生活中,“以诗酒寄意,每见诸歌啸之中。”其种菊诗云:“种菊如种德,栽培良不易。”排菊诗云:“种菊固云难,排菊良不易。正如简人才,使之惟其器。”春日有感诗云:“那知桃李芬芳处,也经霜雪始怀胎。”夜行诗云:“此心自扪如明月,险处行来亦等闲。”其诗自编集《爱吟诗草》,“兵燹后,稿藏多散佚。”病重时尚吟诗一首:“来何不易云何忙,了却人间事一场。拟向晚年小著作,竟从中道忽摧伤。空留来定残诗草,大错争酣旧酒觞。此日平生功与过,任他众口自评章。”

石湫先生之子章绶先生为晚清宣城北乡大儒,咸丰辛酉科拔贡。洪扬兵燹之后主修宣城文庙,鼎建崇正书院,为光绪《宣城县志》纂修。“宣之人无贤愚长幼犹无不知有先生者。”袁一清评他:“生平综览群籍,于书无所不读,天算地屿亦靡不切究,而其生平之心得,尤在音韵之学,先生荟萃众说而得其精尝,以已意参酌诸先生之学说,推广古人假借转注之法。著书藏于其家。”“使先生所著音韵之书出而问世,必能与近代朱氏说文通训并传不朽。”然“至先生遗稿尽散佚,士林至今惋惜焉。”

(作者系宣州区狸桥镇退休干部)

制作:童达清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四川资讯网_成都资讯网_成都新闻-中国四川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nscw.com.cn/47808.html
中国四川网

作者: 中国四川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