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促消费成效初显 消费增长恢复正常水平仍需时间

本报记者 王晶晶2020上半年,31个省区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已全部出炉,同比均出现下降。数据显示,安徽、江西、福建、贵州、河北、浙江、湖南、重庆、四川、甘肃等17个省区市增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在增速前10名中,中西部地区共有7个,沿海地区有3个。安徽增速位居全国第一,吉林、天津、黑龙江、湖北等省区市则位于榜尾。

本报记者 王晶晶

2020上半年,31个省区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已全部出炉,同比均出现下降。数据显示,安徽、江西、福建、贵州、河北、浙江、湖南、重庆、四川、甘肃等17个省区市增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在增速前10名中,中西部地区共有7个,沿海地区有3个。安徽增速位居全国第一,吉林、天津、黑龙江、湖北等省区市则位于榜尾。

半年时间悄然已过,各地促消费政策成效如何?

下半年北方恢复消费增长艰巨性大于南方

受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冲击,各地经济增长普遍出现下滑的态势。经济增长速度的下滑,必然会带来就业减少、居民收入下降等一系列问题。为稳增长、保就业,按照党中央统一部署和要求,各地结合自身实际,出台了促进消费增长的政策措施,以期扩大消费需求来稳增长、保就业。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和区域经济研究部部长、研究员侯永志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前两个季度的情况来看,促消费政策发挥了积极作用。虽然第二季度各省区市的消费增长依然都是负值,但各省区市消费负增长的幅度大都明显小于第一季度,其中,按绝对值由大到小排序,收窄幅度超过10%的有新疆、海南、重庆、湖北、河北、黑龙江、河南和青海等。

从未来趋势看,把消费需求增长恢复到常规状态,各省区市所面临的任务之艰巨性并不同,甚至有比较大的差异。第二季度,按绝对值由大到小排序,消费负增长接近或超过20%的有新疆、吉林、天津、黑龙江和湖北等。侯永志对此认为,除湖北这一新冠肺炎疫情首要冲击地之外,消费负增长接近或超过20%的省区市都在我国北方地区。大体上说,北方地区恢复消费增长的艰巨性要大于南方地区。

记者联系到王帅时,忙碌了一天的他正在下班的路上。他在河北省邯郸市一家商贸城做服装批发生意,虽然他接触的不是终端消费者,但通过给周边县的商场和服装店的供货情况分析,他认为,终端居民消费的水平较往年有所下降,受疫情影响比较大。

“在我这拿货的基本是老客户,现在平均一个月的销售额在50万元左右,往年一个月能销售80万元左右,希望下半年会好点。”王帅说。

消费增长乏力受就业和消费环境等影响

相比安徽、福建等地而言,天津、东北、湖北等一些城市和地区促消费效果不甚理想。分析其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有专家表示,一方面是受疫情影响,另一方面是受产业结构影响,尤其是重化工业的东北地区,经济发展压力大、老百姓收入减少,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消费。

侯永志分析认为,消费需求下降受多重因素影响。首先是受收入增长影响。第二季度,绝大多数省区市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幅度都小于2019年同期,其中天津、湖北、黑龙江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是负值,这三个省份同时也是消费增长下降幅度超过20%的省份。

其次是受就业和收入增长预期影响。在疫情影响下,不少人失去了工作岗位,有些人即使留在工作岗位,也不能满负荷工作。虽然我国疫情总体上已得到有效控制,但是感染散发现象尚未彻底消除。同时,美国、巴西和印度等国疫情还在蔓延,境外输入性风险依然存在。疫情如何发展,对就业和居民收入增长影响如何,还有很多不确定性。在这种背景下,居民必然倾向于多储蓄、少消费。

再次是受消费环境影响。为最大限度地防止疫情反弹,各地在餐饮消费、旅游消费、影视消费等领域都采取了较为严格的措施,城乡居民相应的消费需求难以充分释放。“天津、东北地区等消费增长不如预期,原因与其他地区大都相同,如果说有特别之处的话,那就是其居民收入增长为负值。”

谈及餐饮消费,以北京市为例,据北京市统计局官网消息,上半年,北京市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5973.3亿元,同比下降16.3%。其中,餐饮收入318.6亿元,同比下降46.2%。

北京一家日料店总经理於晓芬对本报记者表示,现在居民的消费水平和前几年相比在不断提高,且更加注重产品质量和售后服务。但受疫情影响,从餐饮行业来看,整体消费水平有一定下降,居民消费也变得更加理性,消费者更加注重产品的安全性。企业要不断提高产品质量,做到精致有特色,同时要做好售后服务。

“我们店好的时候一天能卖10多万元,受疫情影响,最糟糕的时候一天才卖了几百元,现在平均一天能卖两三万元。”位于北京顺义的道乐荣和店长廖女士对本报记者表示,疫情直接影响了居民对日料尤其是对生鲜的消费。

在经济大循环中审视消费

虽然我国在促消费方面取得了成绩,但是纵观全国,诸如湖北、新疆、东北等消费增长不如预期的省区市如何迎头赶上?

侯永志对此分析,促进消费增长是一项系统工程,要把其放在国民经济大循环中加以审视。从国民经济循环过程来看,消费是由生产、分配、流通这三大环节决定的,当然消费对这三个环节也有反作用。具体而言,生产决定着消费的总量,同时也决定着消费的结构。分配决定着消费需求总规模,同时也决定着城乡居民的消费能力。流通决定着消费实现的可能性,同时也决定着消费实现的便利度。

“在国民经济大循环中审视消费,基础是扩大生产,关键是合理分配,条件是优化流通。促进消费,要千方百计恢复经济增长,审时度势完善分配机制,科学施策提高流通效率。”侯永志最后表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四川资讯网_成都资讯网_成都新闻-中国四川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nscw.com.cn/47953.html
中国四川网

作者: 中国四川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