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历史故事——大风再次帮助朱棣胜了夹河之战

建文二年(1400年)十月,朱棣率领燕军攻下沧州,抵达济宁、东昌一带,盛庸迎战,于是有了东昌之战。此前的济南保卫战,官军固守城池,被动防御。东昌之战,却是实实在在的野战。盛庸的军队背靠东昌,结成战阵。朱棣指挥燕军冲击大营,从正面杀入南军的战阵。这正是盛庸希望的,他指挥部下与平安合围,把朱棣团团围住。燕军顿时陷入苦战,努力寻求突围,却被南军的密集火器、劲弩击退,伤亡惨重。危急时刻,大将朱能率军赶来救援,朱棣奋力冲出重围,只带着百余人退到馆陶。可惜,盛庸没能截断朱棣的归路,让朱棣退回北平。

建文二年(1400年)十月,朱棣率领燕军攻下沧州,抵达济宁、东昌一带,盛庸迎战,于是有了东昌之战。此前的济南保卫战,官军固守城池,被动防御。东昌之战,却是实实在在的野战。盛庸的军队背靠东昌,结成战阵。朱棣指挥燕军冲击大营,从正面杀入南军的战阵。这正是盛庸希望的,他指挥部下与平安合围,把朱棣团团围住。燕军顿时陷入苦战,努力寻求突围,却被南军的密集火器、劲弩击退,伤亡惨重。危急时刻,大将朱能率军赶来救援,朱棣奋力冲出重围,只带着百余人退到馆陶。可惜,盛庸没能截断朱棣的归路,让朱棣退回北平。

历史故事——大风再次帮助朱棣胜了夹河之战

东昌之战,朱棣多次濒临险境,但是由于朱允炆的“毋使朕有杀叔父名”旨意,诸位将领怕被朱允炆带上杀叔的帽子,而被处决,又怕抓住朱棣让朱允炆难做,朱允炆之后会刁难自己,南军不敢伤害他,也不敢抓他。朱棣也恃此特权,单骑视察前线或殿后,南军无可奈何。建文帝这条愚蠢的命令,让朱棣不断地逃过一劫。东昌战役是朱棣败得最惨的一次,不仅损失了精锐部队,大将张玉还被杀,盛庸也因此一战成名。东昌之战是时南军的第一场大捷,建文帝朱允炆十分高兴,恢复了齐泰的兵部尚书和黄子澄的太常寺卿职务,并以东昌大捷告太庙。

燕王朱棣返回北平,亲自撰写祭文,追悼张玉等阵亡将士,并在众人面前脱下自己的袍服焚之,以衣亡者,哭奠道:“虽其一丝,以识余心!”这种收买人心的表演很有效果,燕军将士父兄子弟见之,皆感泣不已。之后朱棣总结东昌战役大败的原因,对将士说:“从前数战,我们燕军每战必胜,东昌一役,接战即退,遂尽弃前功。尔等奋不顾身,故能出万死,所谓不怕死者必生!此后,万勿轻敌,万勿退却,违者杀无赦!”

历史故事——大风再次帮助朱棣胜了夹河之战

建文三年(1401)二月十六日,朱棣率进抵保定,朱棣向诸将分析形势,认为野战容易,攻城艰难,如今盛庸合诸军二十万驻在德州,吴杰、平安驻在真定,我军若屯兵城下,他们必然合力援攻。坚城在前,强敌在后,此为危道。真定与德州相距二百余里,我军介于两城之中,可以诱敌出战,各个击破。众将不解,又问:“我军夹于两敌之间,如果他们腹背夹攻,怎么办呢?”朱棣说:“百里之外,势不相及。两军相薄,胜败在呼吸间,虽百步不能相救,况二百里哉!”于是,燕军在三月初一日,在滹沱河沿岸扎营,同时,派游骑为疑兵前往定州、真定,迷惑平安、吴杰,阻延其出师时间,以集中力量对付盛庸。

二十日,盛庸率军进扎于武邑县南的夹河。次日燕军也开进于此,两军相距仅四十里。二十二日清晨,燕军开始向夹河列阵而进,至午时抵达夹河。盛庸南军整齐有序的坚阵,以及阵旁的喷火车、巨铳和强弩。朱棣仍旧一副大大咧咧,满不在乎的样子,他策马出阵,身后只带三骑随从,不急不忙,驰至盛庸明军阵前几十米的地方进行仔细观察。如果是其他燕将观阵,别说是四个人,就是四百人,南军一声令下,劲弩狂发,来者肯定立马变成刺猬。燕王自己前来,明将仍旧遵从建文帝“不得伤害朕叔父”的诏旨,眼睁睁看着朱棣视察自己部伍一样从阵前游移而过。直到朱棣掠阵而过,盛庸才派人追击,皆被这位善射的王爷射伤。

历史故事——大风再次帮助朱棣胜了夹河之战

燕王回阵,挥手示意万余步骑直前而进,进逼盛庸明军军阵的左翼。南军举起巨大而艰固的盾牌,抗击燕军矢刃。不料,燕兵对盾阵早有准备,他们事先做好六七尺长的大矛,在末端横贯铁钉,钉末又有倒钩刺,使第二排燕兵立定后掷标枪一样对着明军盾阵猛掷,然后拥上前拉后扯,这样一来,南军肯定会起身使劲挣脱,一下子,盾阵就露出不少破绽和缝隙,其余手持短兵的燕兵正好乘间而入,杀伤不少明兵。南军抵挡不住,纷纷弃盾后撤,燕兵破阵而入。

燕将谭渊见明军左翼大乱,马上率其部下乘势猛攻。不料,斜刺里又冲来明将庄得,率众死战,填补住南军左阵缺口,并立斩燕将谭渊及其手下数百人。燕将朱能、张辅(张玉之子)也挥军而前。朱棣本人依恃南兵不敢向他射箭投矛,率一队劲骑竟从明军阵后自背突出,直贯阵前,与朱能军相合,如同一把利刃一样,把南军捅个透心凉。南军准备的火器、劲弩都来不及发射,就一下子乱了阵脚。混战之间,刚刚杀掉燕将谭渊的庄得又被燕兵斩首,而且,南军中最骁勇善战的榜样人物“张皂旗”也于阵中战死。朱棣与盛庸两军战斗杀伤相当,不分胜负。

历史故事——大风再次帮助朱棣胜了夹河之战

朱棣因连失张玉、谭渊两员大将,心中忿怒难平,遂亲率十余骑迫杀敌军,直至夜深不辨方向,方才就地野宿。天近破晓,他发现周围全是盛庸的军队。这就有点尴尬了,可朱棣真是个人才,大胆耍无赖,让随从吹响号角,自己骑着马,从容镇定地穿过南军的大营。官军将士都傻了,眼睁睁看着朱棣扬长而去,大家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拦截,更没有人敢动刀动箭。

朱棣回到自己的大营后,集军列阵,以利再战。他鉴于昨天的战况,改变作战部署,让精骑往来穿插阵间,伺机突击。并勉励将士“两阵相当勇者胜”。二十三日,两军再次展开拚杀。燕军列阵于东北,盛庸列阵于西南。朱棣率领骑兵左冲右突,盛庸战阵开而复合,两军相持不退,飞矢如雨。战斗持续到午后未时,天气陡然变化,东北风大作,尘沙满天,咫尺不见人。这时,燕军顺风大呼冲杀,南军逆风而战,因风沙而睁不开眼,于是招架不住燕军攻势,只有丢盔弃甲,退保德州。燕师乘胜追击,大获全胜。吴杰、平安自真定率军拟与盛庸合兵攻燕,当行至距夹河八十里的地方得知盛庸战败的消息,只好还师真定。这是朱棣第二次被大风眷顾,或许朱棣就是真命天子,所以老天一直都帮着朱棣。不过史载:“燕王战罢还营,尘土满面,诸将不能识,闻语声,始趋进见。”可见此战打得多么艰苦卓绝。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四川资讯网_成都资讯网_成都新闻-中国四川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nscw.com.cn/47965.html
中国四川网

作者: 中国四川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