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谁在炒作质押高企的君正集团?

11天狂拉10涨停,市值暴增500亿——君正集团,作为内蒙古主营化工的上市公司,因蹭上蚂蚁金服以及生物疫苗概念股,成为近期的黑马,其实控人为内蒙古首富杜江涛,近年来频频转型,进军金融、参股基金,今年还斥资逾11亿元参股血液制品公司,其治下“君正系”已经跨界十几个领域。而与当前股价背离的是,其“君正系”正面临某种困扰。

11天狂拉10涨停,市值暴增500亿——君正集团,作为内蒙古主营化工的上市公司,因蹭上蚂蚁金服以及生物疫苗概念股,成为近期的黑马,其实控人为内蒙古首富杜江涛,近年来频频转型,进军金融、参股基金,今年还斥资逾11亿元参股血液制品公司,其治下“君正系”已经跨界十几个领域。而与当前股价背离的是,其“君正系”正面临某种困扰。

谁在炒作质押高企的君正集团?

从蚂蚁集团公布上市计划的这一天开始,君正集团多年毫无波澜的股价突然飞了起来。截止8月6日收盘,君正集团市值达到800亿,这个质押缠身,甚至实控人一度被责令取消政协委员职务的公司,却成为了市场上的游资,庄家,散户聚焦的俄罗斯轮盘赌。

在蚂蚁金服概念偃旗息鼓之际,君正集团不知为何又赶上了新冠疫苗规模化生产前夜,搭上了生物疫苗概念股的热点,深挖后发现君正集团有多达15个热点题材傍身。

谁在炒作质押高企的君正集团?

(图片信息:君正集团涉及概念)

而蚂蚁金服和生物疫苗是当下的两个热门概念。7月21日以来,君正集团11天狂拉10涨停,涨幅超过170%,成为近期市场的绝对黑马。尽管公司一再澄清公告,但不改股价上涨态势,市值暴增近500亿。君正集团的老板杜江涛在内蒙古赫赫有名。2018年,杜江涛、郝虹夫妇共同拥有财富265亿元,成为内蒙古首富。君正集团由杜江涛实际控制,其直接持有公司37.30%股权,上市公司市值增长500亿,将直接带动杜江涛财富增长约180亿元。君正集团股价创下了上市以来的历史新高,而这位内蒙古首富杜江涛却在忙于质押,其一手创办的“君正系”正与当前公司红火的股价呈现背离的现象。

质押之谜

7月24日,公司公告称,田秀英女士拟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数量不超过168,760,347股,即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2.00%。而田秀英为内蒙当地油气行业女企业家,曾被坊间传闻与君正集团实控人杜江涛关系匪浅。

今年6月11日,君正集团发布公告称,杜江涛将质押的公司股份8100万股解除质押。本次解除质押后,控股股东杜江涛及其一致行动人君正科技累计质押公司股份约14.46亿股,占其合计持股总数的32.12%,占公司总股本的17.14%。谁曾想,一月后的7月3日、7月16日,杜江涛又两次质押股票,分别占其所持股份的13.35%和13.03%。公开资料显示,在2019年3月份,杜江涛累计质押25.47亿股君正集团股份,占其股份总数的94.51%。根据choice资料,近三年杜江涛一直处于高质押的状态。

君正集团的主业与疫苗可以说是毫无关系,君正集团其实是一家真正的传统化工企业。从收入结构上看,君正集团化工产品聚氯乙烯,营收占公司总营收比重为48.63%,仍是公司主要收入来源,尤其是来自PVC的收入。虽然这几年君正营收仍呈增长态势,但市值却一直下跌,这其中或许有因为环保政策等原因,二级市场对能源化工行业不太看好。不过,从2014年开始,君正的投资收益不菲,并逐年增长。而公司负债增长,也与公司跨界投资有关,这几年公司跨界多个领域,需要大笔的资金支持。

热衷跨界投资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2003年2月的君正集团是一家完整拥有“煤-电-氯碱化工”及“煤-电-特色冶金”一体化产业链的循环经济企业。公司主营产品包括电力、聚氯乙烯树脂、烧碱、电石、硅铁等,其“煤-电-氯碱化工”循环经济产业链是全国循环经济示范基地。

2011年2月,君正集团在A股成功上市,次年5月,杜江涛另一家公司博晖创新在创业板挂牌。两家公司顺利完成IPO后,杜江涛家族财富暴增,成为内蒙古首富。 根据资料,杜江涛也颇具传奇色彩,曾在18岁以乌海市高考第二名的成绩考上了北京理工大学,而当年乌海市的高考状元郝虹,后来成为了杜江涛的妻子。毕业后,杜江涛在北京成立了君正投资管理顾问有限公司,君正顾问是“君正系”最早的基础公司,主要从事于证券投资咨询等业务。凭借敏锐的嗅觉,大量买进三大石油公司的股票,挣得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杜江涛热衷金融行业,很大程度上与早前的经历有关。

拿到第一桶金后,杜江涛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内蒙古乌海市创业。先是在乌海市投资了一个10万吨规模的硅铁项目,随后又通过竞标的方式收购了内蒙古黄河化工集团,正式进军化工行业。众所周知,内蒙古煤炭矿石等资源非常丰富,杜江涛又先后投资到火力发电、矿石、PVC烧碱、水泥等项目。仅用了5年时间,君正集团就发展成为了一家总资产超过30亿元的企业。

据称,2011年位于内蒙古乌海市的君正集团在上交所上市,彼时白向群正是乌海市主官。据《国家监察》纪录片显示,白向群在乌海市任职期间,大肆插手煤炭资源配置,通过审批煤炭资源、矿产资源开发、房地产开发来捞钱。在本案中涉案的37个老板当中,有20个老板都涉及到资源配置。“他为一个内蒙古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杜某某进行煤炭资源配置,就收取了一个价值1600多万元的北京房产一套。”

随着原内蒙古官员白向群的落马,不少内幕得以曝光,而杜江涛也疑似被卷入“行贿门”事件。

据中信证券的数据显示,君正集团共有白音乌素、黑龙贵和神华君正三大煤矿,后者储量更是达到了一亿吨,其中白音乌素和黑龙贵两个煤矿都位于乌海市,在向日群的管辖范围内。而在去年的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新闻发布会上,大会新闻发言人郭卫民表示,责令辞去委员2名,其中一个就是君正集团的董事局主席杜江涛。该纪录片并未点名该上市公司具体名称和杜某某为谁,不过多个线索疑似指向了上市公司君正集团和其实控人杜江涛。

谁在炒作质押高企的君正集团?

(来源:企查查)

君正集团上市后,开始了资本扩张之路,公司先后跨界金融、保险、互联网、生物医药等多个领域,仅在金融领域,君正集团就参股了天弘基金、国都证券、乌海银行、500彩票网、华泰保险等公司的股权。截止到如今,杜江涛旗下拥有“君正集团”、“博晖创新”两家A股上市公司,产业版图横跨了煤电化工、金融、大健康等产业,而杜江涛本人也多年位居内蒙古首富。

杜江涛的金融版图

在杜江涛的投资版图里,有三个不得不提,投资天弘基金、华泰保险以及大安制药。

君正集团股价启动就是因为天弘基金背后的蚂蚁集团。资料显示,2008年5月,乌海市君正能源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受让山西漳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所持26%天弘基金股权。天弘基金凭借支付宝中的余额宝产品,天弘货币基金产品规模得以迅速扩张,后蚂蚁金服也宣布将入主该基金公司。

蚂蚁金服入主的同时,君正集团也一起签署了增资认购协议。2013年10月,阿里巴巴宣布以11.8亿元认购天弘基金2.62亿元注册资本,持有天弘基金51%股权,为第一大股东,内蒙君正以6943万元认购天弘基金1542.9万元注册资本,增资后持有天弘基金股权比例从目前的36%降15.6%,为天弘基金第三大股东。但却因君正集团迟迟未缴纳款项造成增资计划一度受阻,因此蚂蚁金服将君正集团告上仲裁,但最终以蚂蚁不参与阶段利润分配,减少向天弘基金收取“余额宝”服务费为结局,妥协告终。彼时外界猜测这件事起因既有利益分配不均,也有君正集团资金不足的可能。

天弘基金给公司带了可观的收益,2014年至2019年,君正集团投资净收益分别为2.18亿元、2.11亿元、3.77亿元、5.46亿元、5.68亿元、6.40亿元。

其中,2014年至2016年,公司投资收益主要是对天弘基金按权益法核算形成。2017年,投资净收益为5.46亿元,其中,对天弘基金按权益法核算形成的投资收益为4.13亿元,另外对华泰保险的投资收益为1.06亿元。

除了天宏基金,华泰保险也是其一个重要的投资布局。2014年11月,君正集团及全资子公司君正化工分别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以公开竞价的方式摘牌取得华泰保险9.11%、6.18%股权。还曾在2016年成为华泰保险第一大股东,不过,后来由于同其他6家公司解除了一致行动关系,以及在外资股东“安达系”追赶谋求股权的背景下,失去了第一大股东的地位。事实上,君正集团对华泰保险可谓满怀热情,还曾在转让的3个月前,意向收购公开挂牌的华泰保险1.6411%股权。

然而,到了2019年3月,由于实控人杜江涛“依法”被全国政协责令辞任政协委员,导致君正集团在“信用背书”上的资质开始急转直下。分析人士认为,此后出让华泰保险大股东的做法,也疑似与杜江涛“被辞职”后包含的可能违规违法的可能性有关。

2019年11月12日,君正集团发布公告,全资子公司君正化工拟通过公开征集竞买人和公开拍卖的方式将所持有的华泰保险1.35亿股股份进行出售,约占华泰保险总股份的3.3568%。此次股权转让中,君正化工披露的每股定价约12元,较3个月前约有3成溢价,以2018年末华泰保险集团总股本40.22亿股计算,其整体估值也从359.97亿元上涨至482.64亿元。随着华泰保险估值的不断增长,对于早先购入华泰保险股权的“君正系”而言,如今出售部分股权,或不失为一桩好买卖。不过,其前脚增持后脚转让的行为,也颇令人迷惑不解。

此外,并非杜江涛所有的金融投资并非都像天弘基金和华泰保险给君正带来了投资回报。除天弘基金以外,过往还参股乌海银行、国度证券等持牌金融企业。此外,君正集团在2017年拿下一块网络小贷牌照-内蒙古君正互联网小贷。要知道网络小贷牌照在当年可是当红炸子鸡,公司APP信立贷显示,除自营业务外还导流第三方贷款公司。不过自君正小贷成立以来却连年亏损,表现欠佳,2017年亏损227万,2018年亏损1387万,2019年亏损2700万。君正集团在金融领域的积极布局显示了其追逐金融全牌照、打造金控平台的野心,不过颇为遗憾的是,君正集团迄今在最重要的两块牌照上—天弘基金和华泰保险–都只能屈居大股东身后。有投资人戏称,财大气粗的君正集团恐怕一直是“千年老二”的命。

收购大安制药背后:杜江涛的承诺与其“君正系”的压力

根据财报,今年一季度其经营性现金流大幅下降58.3%至2.2亿,同时杜江涛不断在质押股份,这些都表明其有一定的资金压力。不过,这也无法阻挡其投资的热情。

今年2月,君正集团收购大安制药,曾收到收到上交所问询。这笔交易的标的大安制药,控股股东是君正集团实控人杜江涛旗下另一上市平台博晖创新(300318.SZ),构成关联交易,而且溢价率高达381.32%。大安制药是河北省唯一一家血液制品生产企业,要从事血液制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在2014年以前,沃森生物持有大安制药90%的股权。然而接手期间,由于连年业绩不达标,沃森生物期待的“形成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未能实现,后在2014年将大安制药的控制权出让给博晖创新的股东杜江涛和卢信群,这二人转手以原价将大安制药48%股权转让给博晖创新。

博晖创新接手之后,虽然大安制药扭亏为盈,但根据君正集团发布的大安制药审计报告,大安制药2018年、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58亿元、1.5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949.93万元、1766.46万元。2019年业绩明显下滑,营业收入、净利润同比降幅分别达到39.98%、70.31%。

业绩对赌失败的沃森生物此后又将大安制药14%股权赔付给博晖创新。

作为一家成立近16年的血液制品公司,大安制药多个品种尚处于药审中心审评阶段,未获得生产批件,公司也尚未取得《单采血浆许可证》。若无法获批,则可能会对大安制药未来的血浆采集、经营业绩的增长造成不利影响,进而影响公司投资大安制药的收益。君正集团还因此事,收到收到问询函。

而杜江涛向君正集团做出承诺称,“如大安制药在未来12个月内未获得静丙、PCC产品生产批件,则本人将按照初始投资成本加上年化6%的利息收购君正集团持有的大安制药全部股权。可以看到,虽然君正集团近几年投资收益有所增加,但并非所有跨界投资都给其带来正收益,而其“君正系”里的各类跨界投资,消耗了他大量的资金。在去年被革去政协委员后,杜江涛实际上已经变的低调。目前他已不在君正集团担任董监高等职务,该公司官网的近年新闻中已不见杜江涛身影。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四川资讯网_成都资讯网_成都新闻-中国四川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nscw.com.cn/48335.html
中国四川网

作者: 中国四川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