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重庆潼南8名小学生溺亡,少儿溺亡何时止?如何止?董倩对话童小军

6月21日,重庆市潼南区米心镇小学8名学生在河滩处玩耍,期间有一名学生不慎落水,旁边7名学生施救过程中一并落水,而这8名小学生都是留守儿童。孩子们最后玩耍的地方是在涪江边,涪江是流经米心镇最宽阔的一条河流,距离米心镇小学不过4、5百米的距离,步行大约五分钟。但正是这条孩子们应该很熟悉的河流,在米心镇当地人看来,一直都不安全。

6月21日,重庆市潼南区米心镇小学8名学生在河滩处玩耍,期间有一名学生不慎落水,旁边7名学生施救过程中一并落水,而这8名小学生都是留守儿童。孩子们最后玩耍的地方是在涪江边,涪江是流经米心镇最宽阔的一条河流,距离米心镇小学不过4、5百米的距离,步行大约五分钟。但正是这条孩子们应该很熟悉的河流,在米心镇当地人看来,一直都不安全。

这起溺亡事件,在事发当天就被舆论关注,而在事发后媒体采访对潼南区教委主任刘昌荣时,曾提到“当地的中小学原则上每周会上一节安全教育课,其中主要培育孩子五项技能,第一项就是游泳”。但是当记者联系遇难孩子的家长时发现,这8个孩子都不会游泳。

重庆潼南8名小学生溺亡,少儿溺亡何时止?如何止?董倩对话童小军

溺水预警年年有,安全教育人人讲,但溺水仍是我国儿童非正常死亡的头号死因。防范孩子溺水,我们究竟能实实在在做些什么?

在6月24日的节目中,《新闻1+1》连线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政法学院少年儿童研究中心主任童小军,回应公众关切。

1、重庆8名小学生溺亡事件:不是“意外”、可以预防且值得反思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政法学院少年儿童研究中心主任 童小军: 我不认为可以预防的事件是意外,这个“意外”真的是为自己去接受这样一个事实而用了这个概念。我觉得这个真的不是意外,而是可以预防的。尤其是我们可以看到这条河流的危险,周围环境的不安全,以及人们为这个事情没有做到的一些事情,这些实际上都表明这并不是意外,的确有一些事情值得我们反思。

2、儿童的安全不论在什么环境里都是多方责任

童小军: 不能说哪个具体的时间里,该负责的人缺位,谁应该来顶上,儿童的安全不论是在什么环境里面都是多方责任。这里面的确有顺序,比如父母是第一监护人,学校以及跟儿童相关场所上的成年人,都是重要责任人,还有一个就是全社会。

在这种情形下,留守儿童的父母不在,又是周末,不上学,这个时候只是特定时间里这些人缺位,但孩子的安全状态应该是一个连续的持续的。也就是说这些孩子即使父母不在,那么平常父母有没有委托给相关的人来看护?如果父母有委托的人,这个委托的人就是父母的替代人,同样是有责任的。周末的确不是学生上学的时间,但是学校对于孩子的安全意识,安全行为的培养有责任和义务。如果碰到了安全隐患的问题,平常的教育到位的话,这些孩子是有反映的。

展开全文

重庆潼南8名小学生溺亡,少儿溺亡何时止?如何止?董倩对话童小军

3、村居儿童工作网络建设,要为儿童安全兜底

童小军: 不上学,父母又不在的时候,又没有委托人,谁来兜底呢?这就是最后兜底的责任,目前我国刚刚建立起来的这个职责,我认为一个很好的就是儿童主任,或者说村居儿童工作的网络建设。要追究责任的话,一定是按照常规的要求来评估,而不是说这个事情是什么样。这个事情发生了实际上是各方都有责任,最重要的是家庭,尤其不在学校的场合的时候,家庭仍然是很重要的。一定是各方都担起责任,儿童无畏的伤亡才会减少。

4、学生所处环境的安全隐患,学校有责任和义务提醒

童小军: 在周末,父母不在的时候,学生的安全意识应该是什么样?安全行为应该是什么样?尤其是跟他自己所在的这个地方的安全环境相关的一些具体的隐患,学校有责任和义务提醒。

5、学校里的安全教育,不仅要做好危险提示,更要落到实处

童小军: 大人知道一个地方有危险,怎样把这个信息传递给孩子,而且让孩子真正的能够感觉到危险,不去做这个事?我们大部分时候都是告诉孩子,这个事情是危险的你不要做,但学校不光要提醒问题,还需要把它落到实处。首先就是提醒的方式,明知道危险但是没有提示,这个需要去改正;提示完了以后,还要确保你能做到,所以学校里的安全教育就不能光有一堂课,告诉你游泳是危险的,游泳是小孩子玩耍的方式之一,不能说这个危险就不要玩了,关键是游泳的时候怎么判断一个安全的环境?小孩子的判断,更多的是基于成人要给他营造一个安全的氛围,所以这个相辅相成,提醒当事人,以及提醒之后怎么让他落到实处。

6、防溺水演练和河里环境的安全提示,都非常需要

童小军: 学会游泳并不意味着你到了河里就一定安全,我们对于孩子的技能的培养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能够积极应对碰到的问题,这个部分我们做的的确不够,所以相应的溺水演练特别需要。但同时也需要河里环境的安全提示,比如它的安全性,哪个地方危险,哪个地方不可以游,哪个地方是可以游的,应该有这样一个提醒和指示,这样对孩子就更安全一些。

重庆潼南8名小学生溺亡,少儿溺亡何时止?如何止?董倩对话童小军

7、培养学生的安全意识,要“疏”不能“堵”

童小军: 除了提醒之外,怎么落到实处?周边环境的这些危险的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带着学生去体验、去看,告诉他你如果碰到这个问题应该怎么做,这种“疏”的方式,我觉得比只是在课堂上说你应该注意安全你不要去游泳,这种“堵”的这种方式更有效。一个个风险的具体的实际的考察或体验,是很有效的方式。

8、父母不在,实际监护人和儿童安全兜底体系,都应该发挥作用

童小军 :留守儿童父母最重要的就是要让孩子跟他们之间有一种情感的链接,以及对日常生活的交流,以及督导和提示,安全提示是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因为是远程,所以他们能做的更多的可能是提示,具体的该怎么样去实施,仍然还是在孩子身边的这些人可能起到的作用更大。父母不在,那么孩子的实际监护人是谁?国家的兜底的村居儿童工作的体系,是一个很好的体系。另外,儿童的安全,希望每一个人都有责任,公益慈善的力量都可以进来,关注留守儿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四川资讯网_成都资讯网_成都新闻-中国四川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nscw.com.cn/5160.html
中国四川网

作者: 中国四川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